中产阶级和体制

我们经常在bbs上看见一句话“认真你就输了”,同时我观察到最经常说这句话的人其实往往是察觉了自己在不经意间流露出真实态度和立场的人,态度是一个人三观最具象的表露,隐藏和自我曝露,就是bbs之道的一体两面。

昨天中产阶级同学训斥我们屁民不应该把losing的责任推卸给tg,为了加强语气,他在后面着意的强调了自己上海牌照的汽车和没有贷款的房子,并且声明自己所见过的艹tg的人当中,高不成低不就的人生负犬居多。河蟹给了我们氪金的狗眼,我们用它挡住了闪光弹,与其说这是一颗闪光弹,毋宁把它当作中产阶级同学从一开始就希望表达却拘泥于各种原因而开不了口的真实想法------------那就是和伪犬儒主义相辅相成的“权力逻辑”。

谷歌中国的退出是近几年发生在中国社会的各类“商业行为”中虽然比较有代表性但却绝非独一无二的事件,我们也有充分的理由相信随着GFW的全面胜利谷歌中国会迅速被我们遗忘并且会有更多的谷歌中国以各种不同的形式在中国互联网世界引发轩然大波。但总而言之,这件事情和上海牌照也好有房无贷也好都没有什么牵涉。中产阶级同学的表白清楚的传递了这样一个观念,“我是现行体制中的胜利者,你们输了,所以你们没有资格对体制进行批评”。在这里,善恶由输赢决定,输赢由物质财富的多寡决定,物质财富则在权力框架内按需流动。依附或者不依附体制,其实是在意识形态上区分中产阶级和无产阶级最主要的标准之一。真正意义上的中产阶级普遍反感革命和社会动荡,他们依存并承托着体制,是体制最坚实的组成部分和受益者(之一),因此如果作为非中产阶级对你对使他们受益的体制进行批评就形同否定中产阶级本身的存在。

马列毛的革命理论中共享了这么一个观点,那就是小资产阶级意志上的脆弱导致了其在革命队伍中的两面性乃至反革命性,这种僵硬的表述有失公允,因为他们忽略了有小资产阶级(中产阶级)存在的社会往往是对小资产阶级(中产阶级)相对合理的社会,无论他对此以外的阶级多么具有压迫性。

阿根廷电影的母题是上世纪30年代至80年代在军事独裁政权之下挣扎的人性。有些思想恶毒的左倾导演却延伸出了这样一个体系-------当独裁者和反对派(通常由知识分子和工农群众组成)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街头血流成河的时候,中产阶级的男人主人公只是掀开公寓的窗帘默默注视,情绪稳定,表情冷漠。当每天都有大批人被或公开或秘密处决的时候,他们打开报纸,言辞刻薄的批评官方报道中的那些trouble maker。这个社会是割裂的,一方水深火热,一方穷凶极恶,中间的 一方处之泰然,然而镜头一转,主人公作为政治犯被捕,从此和他们的中产阶级世界永别,他们经受拷打,强暴和饥饿,他们身处国家机器的冰冷暴戾和反对派之间,随同他们的尊严瓦解的还有他们中产阶级的价值观,但如果这一切没有发生呢?他们听说过酷刑,但他们情愿不相信,他们知道大地产经济对农民残酷的剥削,但他们假装不在意,就如同有些人假装不知道这些年激烈的官民对抗复杂的背景故事一样。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

管理员许可后即可显示

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拓跋

Author:拓跋
欢迎来到 FC2 博客

最新文章
月份存档
类别
Calendar
10 | 2017/11 | 12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搜寻栏
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