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虫洞系列

历经搬家,卖废品和引火点炉子等各个历史阶段,她的这些爱好经我的拯救大致还剩下世界文学一本,当代两本,人学版金银岛一卷,人学版基督山伯爵一套,我能走上不干正事看闲书的不归之路,说到底也是拜她所赐。

《世界文学》所选引的作品以当代的为主,而且因为不言自明的原因,入围者的其有来自按照社会主义阵营,第三世界国家,资本主义国家有左翼倾向的作家或者天朝认为是有左翼倾向的西方作家分成了三六九等。

78年四月刊是当年第二期,所选摘的作品有南斯拉夫小说《德里纳河上的桥》(伊沃安德里奇),法国《欣悦的灵魂》(罗曼罗兰),捷克小说《姐妹俩》(鲍日娜聂姆曹娃)朝鲜小说《崇高的称号》(金三福),印度尼西亚小说《迷途鱼》(哈姆萨朗古迪),来自土耳其的短篇小说两则,德国的广播剧一出,日本的诗歌三首,批判四人帮文化专制主义的檄文两篇和不知所云的文艺评论一条。

这些作品除了卷首的《桥》(又名维舍格勒纪事,一九六一年获诺贝尔文学奖),其余都是当时世界文坛上比较边缘的作品或者知名作者比较受到非议的失败之作。但是考虑到70年代天朝独特的政治氛围和革命需要,这些作品的非主流性反而成为在中国翻译界登堂入室的通行证。比起文字本身的优劣,每篇作品之前狗尾续貂一般的评论其实更为值得一读,如果作品来自社会主义兄弟国家,其革命性毋庸赘言,或因为成书年代先于革命,也要在反革命的表象下揭示其革命实质,或实在太革命以致无懈可击,那也要和当时反苏反修的大背景联系起来。

又如罗曼罗兰一直被共产主义者们援引为同志,其作品革命的自不必说,不太革命的也要尽量挖掘其潜意识里的进步性,《欣悦的灵魂》当时在欧洲文坛颇受争议,批评者认为这部小说实在是低级趣味,但资产阶级的低级趣味,可能(或者必然)意味着无产阶级的高尚情操。

朝鲜小说《崇高的称号》在文学上一钱不值,其内容充分体现了这类作品源自生活然后操翻生活的一贯特色,当中对金日成不知廉耻的瞎奉承在当时的中国人看了也不免脸红,考虑到中国变幻莫测的政治气候,人民文学出版社的编辑们为了保住小命而煞费的苦心令人汗颜。

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拓跋

Author:拓跋
欢迎来到 FC2 博客

最新文章
月份存档
类别
Calendar
11 | 2017/12 | 01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
搜寻栏
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