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市场与情商

股票市场的场内交易大致分两种,按照牌价交割的和按照交易者预估价格竞价的,后者无异于其他的竞买竞卖。问题是前者,我们可以把股票市场想象成一个虚拟的圆桌,坐在一端的你希望通过市场价格卖出或者买进一定数量的股票或其他金融产品的时候,处于圆桌另一端的不特定交易者未必就在这个时间段内产生了符合你期望的交易愿望,没有交易对手(dealer)的交易是无法成立的,为了让整场交易不间断的进行下去,就出现了坐在桌子正中的做市商(Market maker),他们左右手分别接递买卖双方的市场报价,从而在充当了不特定交易者的不特定交易对手的同时,保证了交易的接续性。

在社交活动中,经常会出现这种情况,两个无法建立足共同话题的个体(比如在公车上,回家的路上,餐桌上或者教室里偶发性的凑对)往往会因为至少第三人的参与而可以流畅的交谈,而且参加交谈的人数越多,这种交谈就越连贯,越活跃,这和因为做市商这个不特定第三者的存在而减少了单一系统风险的交易市场在道理上是相通的。

remark:为了相对于“两个无法建立共同话题的个体”这组对象理解,可以暂时把除此以外的一人以上的若干个体都视为第三者”

人与人因为在知识水平,阅历和趋好等各方面或横或纵的差别,而无法直接沟通是很常见的情况,用股票市场做比就是两个不特定交易对手因为时间和空间的距离而无法对同一个报价作出同步反应。不特定第三人的加入一方面中和了两个不甚熟悉的个体在磨合中产生的焦虑感(竞价成本),而且在交谈中通过把一方的信息再解释给另一方而制造了交流的管道,反之亦然(bid/offer)。由于所面对的听众是不特定多数,开口讲话的人在有所顾虑(放弃理想价位)的同时也因为自己和听众甲(交易对手),听众乙(做市商)三者间有大致相同的交际需要(获利预期)而能够在不自觉中改变因为对单一交谈对象的预期与自己的预期是否吻合而焦虑。

由于做市商并不是纯然的在做低买高卖的投机倒把,而是和其他不特定交易者间有着大体相当的获利预期,所以期间的交易成本在个体交易者看也是可以承受乃至忽略不计的。而且做市商越多,市场交易越连贯,越活跃,纳斯达克上市的股票中最高的一支同时拥有40间做市商,平均起来每支股票也有12间之多。而社交交往活动中其实并不存在特定的第三方,在最单纯的2+1模型中,三人中的每一个人都同时充当了另外两人的做市商,同时,由于两人在交谈过程中发生的冷场也许并非因为特定交谈对象的原因,所以在2+1模型中每个人往往就拥有了两个交易对象和两个做市商,以此类推下去,人越多的场合,交谈气氛越不容易被个体差异阻断就比较容易理解了。当然,这种泛泛而谈并不包括特殊情况和个体差异过大的场合。理工科死宅胖子和两个街头潮妹的组合恐怕就无论如何都产生不了化学反应大概。

如果说一般的社交交往和可以被虚拟成圆桌的股票交易所相提并论的话。男女关系也可因着交往目的,交往手段和交往过程而和期货市场,远期合约市场以及期权等金融衍生品一一对应起来。

以结婚为目的男女交往好比期货,毕竟婚姻涉及大量动产和不动产产权的重组,所以性质上要强于无论怎样参与者其实都没有实质损失的聊大天(股票和债券在流通过程中基本上总是和所代表的实际资产在价值上是分离的)。两人中无论男女(或者充当男女的一方)谁做多头,最终都是希望通过杠杆原理在交割日(结婚当天)获取可预期的期货合约(房子,车子,票子),而交往过程中的花费(看电影,吃饭,开房)也恰好对应充当杠杆的合约保证金,而如果你要搞投机,也可通过离婚获得对方一半的财产(做空)。由于期货合约是不可撤回的,交易日定在登记当天也许是合适的。由于我对做市商制度的了解还不深,所以我感觉媒人在恋爱结婚这个过程中的角色也许只是一般的定向中介,而不能和中介不特定交易对象的做市商等同。

而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如果撇开炮友这种高水平叫鸡,则酷似金融衍生品交易中的期权。在期权买卖中,买方可以在付出一定保证金的基础上买到在未来某一时间买进或卖出一定量金融产品的权利。这个过程比期货其实远为复杂,技巧性更强,但在对冲金融风险上却自有一套,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并没有设定交易结果,而期权交易也可在期权买方认为如果履行合约无利可图的情况下放弃行权,所损失的也不过是保证金而已。而期权卖方因此而失去的也许不只是寥寥了,所以各位妄图在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中获得胜利的最好办法都是只买而不卖啊~




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拓跋

Author:拓跋
欢迎来到 FC2 博客

最新文章
月份存档
类别
Calendar
09 | 2017/10 | 11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搜寻栏
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