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你好工作再见

早上去xx广场赶了个面试,一船务公司,亲戚介绍的,所以不免心有戚戚。为找那地儿费了点劲,本想到了后怎么打听怎么有,可连着问了很多人愣是没有知道在哪里的,最后一个摩托大叔指点了我,原来之前我一直在绕着xx广场转,着实骑驴找驴了一回。后来发现它内部装修还没有完成,牌子没有挂起来,亏我几次三番的路过这里。但是xx广场有四个tower,且四个门的朝向都不相同,问着的两个警卫老头儿还给了我两个相反的方向,又都是错的 Orz。最后还是靠排除法才找到了面试的公司。烟台这里的办公楼从外面看着气势的,里面通常都狭窄局促,大概是为了尽可能增多可以租售的单元数吧,而且电梯的空间也很小,不锈钢的内壁还有严重的大面积划痕,真不知道这物业是怎么弄的一 一

进门的时候老板(亲戚的朋友)还没到,我在会客室里等了很久也没到,一直等到我都不好意思再等下去了。和传说的一样,公司里有不少漂亮的小姑娘……或者说,放低标准的话,是有不少小姑娘。因为不能老盯着小姑娘看,就翻了翻前几天的晚报。现在的烟台晚报可牛逼了,除了明星的八卦,就是整版的假药广告,和妇科顽疾已经攻克的喜讯。头些年烟台遍地治不举的,现在风水轮流转,妇女终于顶住了半边天,女子医院如水银泻地般的出现。要说现在掰广告的也很不负责任,你说市民疯抢壮阳药,一人拎二三十盒往家跑这样的写法缺德不缺德啊,就算药不死人,这量也够撑死人的,不知道的以为烟台人都是性无能和瘾君子呢。

想着想着又过去了半个小时,我俩腿都想木了,就起身离开。xx广场坐落在渤海南岸,烟台最美的地方,又是我长大的地方,我不抗拒这种的面试,大半是由于这个原因。坏处就是,风太大了- -……

这几年烟台地方没干什么人事,唯独把北海沿儿收拾的很漂亮,马路改道了,乱七八糟的违章建筑清理了,留出的空间拓展成一个广场,人少的时候在上面走走有心旷神怡的意思。非要较真的话,那几栋欧式建筑排列的有些稀里哗啦,尤其纱布的是旁边的赝品,虽然外形是仿到了,可材料用的也太假了吧,雕凿一下不难吧,弄那么些公厕作甚啊。xx广场正对的是一个观光用的小堤坝,和游人可以行走的区域间放了一些石头,感觉不错。海水真tm浑,我心想,可很快就后悔了,因为更脏的还在前面Orz,弧形的海防堤的尽头是步行的甬道,和海面有几米的落差,没有栏杆,每隔四米左右有一个碑型的石座,用两根铁链拴在一起,权且充作警示,可我从小也没听说有人真从这里掉下去过,假如你自己想跳,十米的电网墙也够呛拦得住,这附近的海水上飘满了各种垃圾,浪高的时候还会给冲岸上来,真不知道往里丢东西的人在想什么。

好在这些都没有熄灭钓鱼爱好者的热情,我路过的当儿还真看到有老头儿钩到一条有成人食指长的猫鱼儿,congtras一 一。

就这样一直走到烟台山脚跟,是乱七八糟搅在一起的洋房,看起来破破烂烂其实来头都不小,有芬兰,挪威和美国的驻烟台领事馆,还有以前外国人泡的咖啡馆,舞厅,俱乐部。虽然免于了毁灭,但终究没有得到妥善的保护,很多空置在那里假装大型垃圾,有些租给商贩,内部给糟蹋的天翻地覆。闲着的时候查了很多资料,烟台,或具体说就海边的北马路以前外国人非常多,洋房也多,教堂啊,花旗银行什么的都有,学校尤其有名,芝罘学校被英国人赞做苏伊士运河以东最好的英文学校,很多在华外交官都把孩子送来这里读书,究其原因恐怕还是因为烟台的气候够好,在上海和香港被湿热战翻的英国人比较喜欢过来避暑。以至于我叔叔上小学路过这里的时候还有一种身在外地的感觉。当然,多数都没有逃过七十年代的建设大潮,只留下些残渣供我们egg pain。虽然我说的热闹,其实几乎没有怎么来过这里,这大概就是一种住民的惰性

奇怪是广场上的音乐喷泉上午开放了,放着青藏高原,音响效果还不错,这鬼东西历来抠门,偶尔晚上会放开,用走进新时代和好日子恶心出门纳凉的老实人。喷泉旁边有尊塑像,说是塑像倒更有点露天大帐篷的意思,从外形来判断,可能是在抽象的表现一种鱼,两个空洞的大眼显得很猎奇,好像入侵地球的外星人一样,据说这东西已经是烟台的象征了,烟台人,你们蚕豆了么?步行甬道中间突出一块,修了个半圆的观海台,似乎是仿船头的造型,栏杆上布满了船舵,很多人在那里照相。观海台中间一个小池子,排了放了几种海洋生物的造像,海豚,海豹,鲸鱼什么的,嘴部,或者喷嘴的地方和下面的进水口相连,一起浪,就有水从这些造像的喷水口里射出来,并发出猥亵的声音……

老实说,走路的时候感觉蛮孤独的,不但是认识的人少,朋友都不在,还屡屡被误认作外地人,在很多事情上,也有些不太能习惯了,这是不是一种growing pain啊。

11 点的时候我给那老板打了个电话,听到我自报家门时对方楞了一下,看来是忘了这茬,让我觉得坏了给人添麻烦了。就礼貌性的表示我改日再来拜望吧,好在那人也是个面儿上的,虽不情愿还是让我上去了办公室。见面后我们都在观察对方,他对我是不感兴趣的,我也一样,不过职业病导致我们俩人都在互相摸底。 40来岁,比较干练,但年轻时候必定不是个善类,说话的时候会盯住别人的眼睛,这大概是生意人的习惯。墙上挂了一幅字,“剑胆琴心”,和办公室的布置风格格格不入,可见是个没什么内涵的人。桌上放着一张自己儿子的艺术照。据我的观察,这样的人通常并非顾家的好男人,放孩子的照片其实是一种条件反射。几乎没有做什么交谈,因为两人都不太耐烦,而且我看得出他很为难,就装傻充愣走到哪算哪,这个办公室里实在是没地儿坐人了,他就把我打发到保税区的一个门头去呆几天。

于是我就又有工作了……

留言

秘密留言

No title

你又脱宅了……|||
自我介绍

拓跋

Author:拓跋
欢迎来到 FC2 博客

最新文章
月份存档
类别
Calendar
09 | 2017/10 | 11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搜寻栏
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