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市场与情商

股票市场的场内交易大致分两种,按照牌价交割的和按照交易者预估价格竞价的,后者无异于其他的竞买竞卖。问题是前者,我们可以把股票市场想象成一个虚拟的圆桌,坐在一端的你希望通过市场价格卖出或者买进一定数量的股票或其他金融产品的时候,处于圆桌另一端的不特定交易者未必就在这个时间段内产生了符合你期望的交易愿望,没有交易对手(dealer)的交易是无法成立的,为了让整场交易不间断的进行下去,就出现了坐在桌子正中的做市商(Market maker),他们左右手分别接递买卖双方的市场报价,从而在充当了不特定交易者的不特定交易对手的同时,保证了交易的接续性。

在社交活动中,经常会出现这种情况,两个无法建立足共同话题的个体(比如在公车上,回家的路上,餐桌上或者教室里偶发性的凑对)往往会因为至少第三人的参与而可以流畅的交谈,而且参加交谈的人数越多,这种交谈就越连贯,越活跃,这和因为做市商这个不特定第三者的存在而减少了单一系统风险的交易市场在道理上是相通的。

remark:为了相对于“两个无法建立共同话题的个体”这组对象理解,可以暂时把除此以外的一人以上的若干个体都视为第三者”

人与人因为在知识水平,阅历和趋好等各方面或横或纵的差别,而无法直接沟通是很常见的情况,用股票市场做比就是两个不特定交易对手因为时间和空间的距离而无法对同一个报价作出同步反应。不特定第三人的加入一方面中和了两个不甚熟悉的个体在磨合中产生的焦虑感(竞价成本),而且在交谈中通过把一方的信息再解释给另一方而制造了交流的管道,反之亦然(bid/offer)。由于所面对的听众是不特定多数,开口讲话的人在有所顾虑(放弃理想价位)的同时也因为自己和听众甲(交易对手),听众乙(做市商)三者间有大致相同的交际需要(获利预期)而能够在不自觉中改变因为对单一交谈对象的预期与自己的预期是否吻合而焦虑。

由于做市商并不是纯然的在做低买高卖的投机倒把,而是和其他不特定交易者间有着大体相当的获利预期,所以期间的交易成本在个体交易者看也是可以承受乃至忽略不计的。而且做市商越多,市场交易越连贯,越活跃,纳斯达克上市的股票中最高的一支同时拥有40间做市商,平均起来每支股票也有12间之多。而社交交往活动中其实并不存在特定的第三方,在最单纯的2+1模型中,三人中的每一个人都同时充当了另外两人的做市商,同时,由于两人在交谈过程中发生的冷场也许并非因为特定交谈对象的原因,所以在2+1模型中每个人往往就拥有了两个交易对象和两个做市商,以此类推下去,人越多的场合,交谈气氛越不容易被个体差异阻断就比较容易理解了。当然,这种泛泛而谈并不包括特殊情况和个体差异过大的场合。理工科死宅胖子和两个街头潮妹的组合恐怕就无论如何都产生不了化学反应大概。

如果说一般的社交交往和可以被虚拟成圆桌的股票交易所相提并论的话。男女关系也可因着交往目的,交往手段和交往过程而和期货市场,远期合约市场以及期权等金融衍生品一一对应起来。

以结婚为目的男女交往好比期货,毕竟婚姻涉及大量动产和不动产产权的重组,所以性质上要强于无论怎样参与者其实都没有实质损失的聊大天(股票和债券在流通过程中基本上总是和所代表的实际资产在价值上是分离的)。两人中无论男女(或者充当男女的一方)谁做多头,最终都是希望通过杠杆原理在交割日(结婚当天)获取可预期的期货合约(房子,车子,票子),而交往过程中的花费(看电影,吃饭,开房)也恰好对应充当杠杆的合约保证金,而如果你要搞投机,也可通过离婚获得对方一半的财产(做空)。由于期货合约是不可撤回的,交易日定在登记当天也许是合适的。由于我对做市商制度的了解还不深,所以我感觉媒人在恋爱结婚这个过程中的角色也许只是一般的定向中介,而不能和中介不特定交易对象的做市商等同。

而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如果撇开炮友这种高水平叫鸡,则酷似金融衍生品交易中的期权。在期权买卖中,买方可以在付出一定保证金的基础上买到在未来某一时间买进或卖出一定量金融产品的权利。这个过程比期货其实远为复杂,技巧性更强,但在对冲金融风险上却自有一套,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并没有设定交易结果,而期权交易也可在期权买方认为如果履行合约无利可图的情况下放弃行权,所损失的也不过是保证金而已。而期权卖方因此而失去的也许不只是寥寥了,所以各位妄图在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中获得胜利的最好办法都是只买而不卖啊~




sunred2.jpg

早知道朝鲜核武的梗出现在动漫画里只是时间问题……
其实要说日本和朝鲜之间的受害者情节就和拧成麻绳的两股线一样缠绕不清,朝鲜记恨日拒时代50年的残暴统治,日本则对人质事件感到不可理喻气愤不过,而且这两股怨气由于朝鲜半岛的复杂局势和日美安保条约的框架限制而无处宣泄,日本人也就只好寄情在自我解嘲的动漫作品中了。

《寅次郎》系列第41部的副标题“我的舅舅”直接告诉观众这一集的讲述视角不是阿寅而是阿寅的外甥满男,阿寅的细分比重明显下降,恋情戏也让给了满男。山田洋次也借与众不同的这一集过了把公路片的瘾,满男骑着sukuki z200从东京南下名古屋,九州的场面非常清新有趣,不但有力的烘托了纯情少年为爱走天涯的执着,还把全系列无役不与的日本风物展示糅合了进去。满男在公路旅店差点被老gay寝取的场面有些猎奇,好在一闪而过。寅次郎系列描写了很多日本社会6,70年代日本社会的普遍现象,比如对男女关系依然非常保守的社会观念,巨大的升学压力已经职场的残酷竞争,算上其他那些更有人情味儿的生活细节,在今天的日本影视剧中似乎已经看不大见了。也逐渐脱离了我们对现在的日本社会,民情和生活方式的认知范围。比如剧中人把结婚当成爱情最终和唯一的结局,满男跑去见小泉却害怕小泉的邻居因此说闲话等等,其实都是今天的中国人都不会当回事的小儿科了吧。

顺带一提,寅次郎系列经常会插入很好听的插曲,“我的舅舅”中满男的公路场景中就插入了一首听起来很zard的曲子,和画面配合得非常完美,令人难以忘怀啊。

I love you,xxxx

I love Beth Cooper的开头非常糟烂,海顿的大脸盘暴露的太明显,81年的鲁斯特演个90后本来就货不对路,偏偏本人还长得像个40岁的矬B,卡朋特的帅脸跟里奇的傻逼死党的设定一点交集也没有,其他的角色则都是泡沫化的,可有可无。剧情发展的基本路数和所有美国青春弱智剧都是一样的,比如高中的毕业典礼啦,衰得一败涂地的理科男啦,他的有gay潜质的走路摇头晃脑的best friend啦,火辣的校花啦,还有校花不知道为什么总会相中的暴力肌肉男啦,毕业party啦,不过有些不同的是,beth cooper好像很讳谈性,粗口对白也少到几乎没有,反面角色在修理男主的时候用的词也文明的不像话。废物一样的丹尼斯历经险阻被打得鼻青脸肿积几乎丧命,虽然终于得到了贝丝库珀的垂青,俩人却没有在结尾恶俗的床上一躺,灯一黑然后开始报幕。里奇和佳米的3P戏也竟然被拍的清汤寡水充满了学院气,13岁以下的小朋友看了也绝对不会被诱发出什么不健康的意识。也许导演克里斯哥伦布本来就志不在此。

beth cooper快结束的时候贝丝和丹尼斯两个人看日出,本来可以成为戏肉的这一场景并没有被安排什么浪漫的情节,而是代之以充满励志气味的表扬和自我表扬。围绕着结束了高中时代的末代校花日后是否注定要过着ordinary的生活这一严肃的话题丹尼斯滔滔不绝长篇大论,贝丝感动的泪眼婆娑真是大有两人相见恨晚之感,之后贝丝问“你还爱我吗”丹尼斯肯定的一啊点了全片的主题。

故事的最后几人依依惜别,deep kiss之后是“过后同学会再见,那会儿咱俩都还单练的话我就娶了你。”的表白,没有激情的荷尔蒙对飚,也没有live a happy life ever since的一锤定音,与下一次相见之间的漫长等待让生活充满了各种变数,也让人对这开放式不甚明朗的结局产生了一种要唏嘘的感觉,如果说看到最后我感觉比较值的,就是这个结尾吧。

继续阅读

自我介绍

拓跋

Author:拓跋
欢迎来到 FC2 博客

最新文章
月份存档
类别
Calendar
10 | 2009/11 | 12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 - -
搜寻栏
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