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萌不是不可以,但要好主意下场和

据说读书增加人的智慧,所以我经常读书,智慧没有增加多少,不过了解到一种对立统一的现象,系统随着复杂程度的提高而趋于崩溃,但复杂造成的多样性往往阻碍毁灭的发生。简单的系统因相对稳定较为称道,但单一构造的脆弱性和容易诱发恶性的自我复制的特性往往毁灭系统本身。地球的生态系统在自然一侧印证了这个理论。而社会学上的研究似乎也产生过相似的结论,马基雅威利认为,和欧洲的封建君主国相比,奥斯曼帝国难以被征服,一旦征服,其统治的难度却不甚大,因为东方专制主义国家的政体构造中缺乏足够多的垂直分布,扁平型的统治机理由君主直接任命的官吏填充,这种国家的人民同自己君主心理上的距离要近过西方的封建国家,可如果君主被消灭了,似乎没有一种机制可以分散和延沓人民对新的统治者的效忠。和东方专制国家相比,西方封建君主国的统治是分散的,土地的所属随着错中复杂的集成和分封关系而变得支离破碎,在这个时期,欧洲的君主和其他的封建土地所有者相比仅在名义上高贵和有权势一些,消灭这样的君主是容易的,而若想统治该君主的国家,则要遭受其他强大贵族的抗拒,更要面对该国人民在心理和经济上都不受君主支配这一情况的干扰。

事实上,许多事物的发展都暗合这一道理。在门类庞杂的日本ACG中,卖萌初时似不单独成为一个单元,随着美少女ACG的发展,后来者不断的在借鉴前辈成规的基础上不断的对“让人觉得非常可爱”这个课题反复攻关,竟然逐步发展出了一些成规和惯例,由于其较容易受到观众群的欢迎和认可,“让少女看起来非常可爱”也逐步渗入了许多不相关的领域,或者说,在本来并不重视女性角色的形象是否可以如公式般精确的唤起标准化追捧和瞩目的类型作品也加重了在这方面的借鉴和创新。终于有一天,我们开始把这种行为笼统的称为卖萌,萌要素和卖萌行为也进入了一个更加规范的发展阶段,这个过程是短暂而且急速的,从猫耳,妹逗这些容易理解的一直到今天很多我叫不出名字也似看不太明白的萌要素,卖萌终于摇身一变,鸠占鹊巢的把剧情和设定踹出了不少类型片的to do list。如果爱好者们还得不到满足,就干脆堂而皇之的推出为卖萌而卖萌的专题片,至此,当今我们所面临的很多行业内的恶性发展,尤其是在卖萌这个部分的互相抄袭,复制,衍生,已经愈演愈烈了。

逐利是资本的第一性,这一点无须赘言,无论消费者的审美情趣和观念在这些年间究竟发生了那些异化和转变,收视率,销量和话题性都是雷打不动的老三篇,也唯有这些可量化解析的要素可以提供制作方足够多的信息以调整自己“创作”的方向,卖萌片容易未演先轰动,对剧本没什么要求,萌要素模块化公式化程度较高,设定难度直线下降,也就是说,卖萌片的制作成本可以用更短的制作周期对冲,周边商品的销售获利极高(甚至是卖萌片的主要获利渠道),这么多的利好要素在彼,还有人不赶这个趟那简直是和市场规律过不去。哪怕再多的烂片遭到市场的无情抛弃都无法扭转卖萌片火速上位的势头。这真是一个令人诧异的局面,萌要素并不值得反对,卖萌甚至有存在的合理性和必要性,甚至卖萌片一度主打动画市场也经得起时间的考验,但为什么在卖萌片类型化之前,恶性的复制和衍生就泛滥成灾而消费者依旧甘之如饴呢?小众的otaku并不足以主导大众观赏口味上的偏好,他们顶多可以对商品进行第二次的拣选和分类,从而把其中的某些贴上“御宅向”的标贴。更加小众且恶评如潮的家里蹲就更不可能了,那么只有两个答案等待着我们就检验,要么日系动画爱好者在审美上都废宅化了,要不然就和尴尬的电子游戏产业一样,市场缩小了……若在几年前指责国内的下载页面导致了信息的通货膨胀和劣币逐良币,那么在信息获取手段更加多样,迅捷,人民群众精神文化生活需求日益丰富和刁钻的今天,我们就无法把中日两国在这个倾向上的一致性用头发短,见识更短来敷衍了~

年上的青梅竹马叫床,哦对不起,是叫男主角起床,结果被男主角摸奶,结果假魔三道的以傲娇之姿发娇嗔之怒,事后却一再让男主角或无意或存心的吃豆腐,我就已经不知道在多少作品里看见过了,多到以至于我都忘记了自己到底都在哪里看过- -
自我介绍

拓跋

Author:拓跋
欢迎来到 FC2 博客

最新文章
月份存档
类别
Calendar
03 | 2009/04 | 05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搜寻栏
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